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舉辦一場「國際經濟危機之衝擊與啟示國際研討會」,邀請諾貝爾經濟學獎新科得主克魯曼發表專題演講。在這不景氣的當下,他的專題演講造成轟動,座無虛席,各界企業的領袖以及政商名流也皆為座上賓。 

 

 

保羅.克魯曼是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,他頂著《紐約時報》高人氣專欄作家以及熱門部落客的明星光芒,抱走了這個大獎。頒給的原因是,「自由貿易與全球化效應為何?全球都市化的效應為何?全球都市化背後的動力為何?」克魯曼已提出新理論,解答了這些問題。 

 

 

事實上得獎主要的理由,來自於他在微觀經濟學,也就是國際貿易理論上的創新之舉。舉例來說,日本人擅長種稻,德國人專精造車,那麼該是德國車賣到日本、日本米賣到德國?那為什麼日本車能賣到德國去,德國車也能出口去日本?  

 

 

傳統比較利益法則無法解釋這點,更無法解釋全球70%貿易量來自於工業國家產業內的不平等競爭,而非工業國家與落後國家間的完全自由競爭,以及彼此最大利益的產業交換關係。  

 

 

克魯曼對此提出解釋,他認為產業規模經濟讓跨國企業透過開創海外市場,降低了生產成本,從而讓市場有更適規模,因此產業內部為了追求生產效率會產生寡占、壟斷的大型產業,造成「企業寡占」成為產業發展的常態。但是一國之內不完全競爭的寡占產業,卻不會對自由市場經濟帶來負面影響。  

 

 

他認為,因為市場需求端的消費者,基於選擇的自由,也會想購買來自其他國家的寡占商品,透過國際間寡占企業各自競爭海外市場,德國人除了想買德國車以外,也會想知道日本第一品牌的汽車駛來如何? 

 

 

透過國際自由貿易而非保護主義,他認為全球自由市場經濟不會因為產業寡占而崩壞,甚至跨國企業基於追求經濟規模與最適生產,會往貼近消費市場的都會區移動,這就是全球化與都會化的由來。  

 

 

他認為,這一波美國次貸危機的元兇,是長期美國鉅額雙赤字與美元低利率矛盾結果造成。而有一天,美元重貶,便讓美國負債累累的真實面貌原形畢露。未來要解決這個問題,還是要把中產階級的消費力拯救起來,提升產業效率,才能解決赤字問題,並帶動美元的實質支撐。 

 

 

古魯曼這個人在政治上選擇民主黨的自由派路線,希望透過政府體制來維繫社會正義;而在宏觀經濟學上,他選擇凱恩斯學派這一邊,希望用擴張消費來救經濟。對於自己的成就,他自嘲說:「生活是無縫的,因此一切影響一切;我的經濟理論毫不懷疑是被我與我的貓之間關係(這是一種成熟而相亙支援的關係)所影響,反之亦然。」夠讓人驚奇的說法吧!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資料來源-數位時代二月)

 

『生活是無縫的,它是個真理。宇宙間人、事、物沒有不相亙支援,相亙成就。因是果,果是因,總是相續不斷相亙影響,沒有終止的時候。我們以這樣相續循環的整體觀來看當下,那麼當下的決擇就相當重要了!』

 

bama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